In a box

Sunday, 20 May 2012

民主。民主?

五月份报章里的一篇文章中,这段文字让我钦佩,令我深思。



民主不是少数服从多数,
而是多数人必须尊重少数人的权利,
同时拥有倾听少数人意见的雅量。

民主是看到弱势族群没有椅子坐,
你想办法挪一张椅子给他坐,
而不是既然你是少数弱势,
椅子不够就只好牺牲少数;
民主是看到少数弱势被大多数人欺负,
你挺身挡在他的面前,不让其他人欺负他。


民主不是你只认同大多数人的意见,
或只在乎大多数人的支持,
而是即便可能只获得一个人的支持,
你也值得捍卫那一个人的人权。




民主,以民为本。何为[民]?亦指众群也,多数。
生存于所谓[民主社会]的我们,也许不经意的忽略民主的理念。无论在政治、宗教、教育、抑或日常生活的生活概念,无置可否,有多少人正面的实践[民主]?
民主到底该如何被实践?从小孩到大人,从人民到政治领袖,从下属到上司,从校长到老师,不等。民主,是不是好好地被实践了?




民主。民主?


Friday, 18 May 2012

当我轻轻抚摸你的脸颊

细数时间,我没虚度。
十二月十三日考完最后一张胜卷在握的普通试卷一,休息了短短二十天,二零一二年,开始工作。
第一天,面试,只带了一个文件夹。内装了小六评估、初级文凭和大马教育文凭的成绩单。
第二天,正式教书。

一晃即是快要半年了。历练了当老师不同的挑战。我珍惜。



孩子们,是我的学习方针。
观察,分析,解剖,
他们,教会了我,
怎样,当一名老师。


从孩子们听写、考试、测验、评估,到孩子们的态度、纪律、心态、为人处事、少壮不努力的行为,都牢牢掌握于掌心。
从马不停蹄的出考题,到日思夜想该怎样鞭策六年级的宝贝,朔造三年级的宝贝,接受五年级态度欠佳的宝贝,还有,压抑自己,面对得过且过,为了应付妈妈而前来补习的六年级大少爷。

多少次,孩子们在梦里惹得我难过得哭了。惹得我气愤地忧伤地难过地心疼地,呐喊。

再者,向老板提呈所谓的员工福利和员工意见的[上诉]。我要的,是平衡。是争取。
教育,是付出。把孩子教得好,老师宽心,家长放心,院长也开心。
院长何为开心?即财源滚滚也。

不为五斗米折腰。我运用我的知识我的资格我的智慧去付出,不畏惧面对上头。全心全意付出,有何畏惧?孩子们的成绩单,孩子们的成长,就是不出声的街灯,长年累月风雨不改的亮着,因为总有耕耘的技工,不分昼夜的付出,付出他们的专业,他们的知识,让街灯永远亮着。
当然,我还在学习。往后面对更多形形色色的孩子、家长、前辈,我还要更琢磨自己。钜细靡遗的地步。



孩子们带眼识人,仗着我的豆腐心,
总爱在我面前放肆地闹。
但这,也是我要的童真。


孩子们的心,就像平静的海面般和蔼讨人喜爱。尔,海底下却暗藏着漩涡,澎湃,捉摸不定。
孩子们的内心,我们必须聆听,必须观察,必须相信。
我们,也曾经是个孩子。
为什么总是那么疼爱他们?只因我秉持着没有孩子是坏蛋的。没有孩子是教不会的。

我曾经在将近一句钟的训话里问了那个班上最捣蛋最不听劝,却反过来认为全世界的人都不爱他的小瓜这么一句话   :''Joseph,你每个星期上教堂,学到了什么?''
拽样,耸耸肩。
不怪他,他还小。

我说,上帝要你,当个有纪律,听话的小孩。你要做的,是最简单不过的 ,功课完成后,利用剩余的时间,拿出书来温习,少惹点祸,不要去干扰别人,找吵架,有那么难吗?
[大人版的小孩],我常这么想。他的态度,真的是并非一般孩子脸上挂上的童真。反之,是切切实实的小大人。



孩子们,就像一幅画。
深刻描绘出[稚气]的意境。


我的孩子们 ,好几个都是属于特殊班的学生。所谓的特殊班,即成绩处在及格边缘的班级。三年级伊始,我把他们带在我身边,一步一脚印的引导他们往上爬,听写、Spelling、Ejaan,从以前三十分、四十分,到今天的八十、九十、一百的边缘,我看到的 ,除了孩子们的进步,也看到了,自己嘴角微微上翘的微笑。
欣慰。


回想自己小时候的小学生涯,做作业、温书、考试的时候,哪有什么陪读老师督促,逼我查字典认生字、苦口婆心好心相劝、促膝而谈。考试的足音跫然逼近,哪有老师特意开班叫我去温书。我,只是一个人自己完成完成所有的功课。学校里,书本忘了带也从没打电话回家叫妈咪带来。自己活该被罚。

回首看看眼前的孩子们,什么物质享受都有,拥有好的老师、优良的学习环境、长辈们的关爱,唯一匮乏的,是[态度]。六年级的宝贝常翘着二郎腿得过且过地跟我说: ''哎呀,老师,我是不可能考到七个A的啦,考到的话,我,切掉!''
看,读书态度,差;轻为举止,差。
晕眩。




我的六年级宝贝。
最了解我,却总爱说自己不可能考得好。
师者闻之,何不心疼?

总会告诉孩子们许许多多的故事、匡正他们消极的想法、理清他们复杂的头绪、摒除那些被大人们污染的杂念,让他们更有使劲的动力,甚至去感受自己是被社会庇护关爱的。


最近,我又说了一个经历。

''  四年级时候,我拼了小命考到班上前四名。为的就是在当年期望已久的分班制,就是能跃进精英班。爱群一校的精英班,我瞄准了三年。
岂止,当时四年级的班主任,站在校长室门外,用了那种至今我还无法诠释的语气跟我说: ''你真的要去A班?你去了那里(第一班)后不可能考到好成绩的。''

那位老师,并不想让我去。只想让前三位同学过去。我坚持。我还是要去。没记错的话,当下的我,没有掉半滴眼泪。
五年级第一学年考试放榜,我成了班上的话题。那一次,即第一次在第一班的考试,我得了第十二名。四十二名''精英''中的第十二名。也许,那些精英,压根儿没想到,我这位从最后一班的袋鼠,可以一跳跳到外婆桥上的第十二名。
精英班的生活,让我 坚持不已。毕竟,在我们的''优质教育制度''下,优良的师质都会聚集在第一第二班,其余的,甚至可以让巫裔老师来教我们华校生国文科。因而,我的努力必须比其他同学多出好多倍。那次开始,我的排名从没滑落过,频频保持在十名以内,在排座位的时候总是第二排的常客。第一排,第一至第五名的同学的座位,我登上了一次。


在精英班的两年里,我一样拼,甚至必须更加的拼。因为我的坚持和妈咪的催促,进了精英班,如愿在华人国文老师的鞭策下,今天的我才会把国文掌握于掌心。
那时候的我,在学习国文的努力,能说卯足全力的,拼。
两年后的UPSR放榜,我们四个跃进精英班的同志中,我是唯一一个考获七科A的学生。       ''



孩子们听了,默默的点头。我的旨意,就是让他们知道,只要有毅力和恒心,即使再难,他们也可以很优秀。
他们常认为我给他们的目标,就是考获八九十分以上,是极[不可能的任务]。但是孩子们,那只是个目标。有了目标,才会有正确的学习心态和态度,最终,就会有好的硕果啊。

每一次训他们的时候,我总会心跳加速,血压终飙高。总会心疼他们,但他们却总是不爱自律。每次看见孩子们被院长鞭,我的心都会疼。但是,有时候,这些恶魔,无可否认,令人咬牙切齿。
每一天看着他们在长大,悄悄地,我也在学习。
白头发多了好多根,孩子们的魅力,真巨大。


孩子们最可贵的笑容,我铭记于心。


我疼爱他们,我相信孩子们心中有一颗树。一颗善良的树。
我疼爱他们,我心疼他们已成为填鸭式教育制度的白老鼠。
我疼爱他们,我感受到他们的身心有多么的疲惫。
我疼爱他们,我从他们的瞳孔看见自己的童年。
我疼爱他们,我好想把他们一个个都教育成优秀的学生。
我疼爱他们,我不断告诉他们 ''你们可以做到,只要你们拥有正确的态度!''
我疼爱他们,我打从内心把他们当作弟弟妹妹般疼爱、摸摸他们的头。


孩子的天真无邪,为什么早在 一年级就要被俘虏于兴趣班补习班?


总爱轻轻的抚摸孩子们的脸颊,我习惯了这样的关怀方式。
孩子们,我抚摸你们的脸颊,只因为我疼爱你们。
我要传送讯息是:你们是被我疼爱的。




 我的二十岁生日,
孩子们,谢谢你们给我的欢笑。






Friday, 11 May 2012

生日快乐宝贝...just for you...

by Guaz Zhi Wee on Friday, May 11, 2012 at 11:44am ·


笨蛋,
生日快乐~
谢谢你的陪伴...
小学本来就是同班同学
却从来没有真正认识对方
记忆中的你是模糊的

中四开始
渐渐地我们的距离被拉近
辛苦你了
我粗心大意
而你总是那么细心
不管我的情绪有多么微小的变化
你总是能察觉到
谢谢你智障地眨眼睛、阳光的笑容
虽然不在你身边
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天天见面
但是我没有忘记过你...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失败
观察力不好
总是后知后觉
连你心情不好都不能马上发现
以前总是被你说成是木头
不过,
谢谢你没有嫌弃这个木头...

“是非当教育,赞美作警惕”
我记住了...
放心吧!
我会适应的...

你啊~
又老了一岁了
要过得更开心、更快乐
懂吗?
我永远都会在
(哈哈..虽然我有没有在好像也没有太大用途)
不过只是想让你知道
偶尔觉得累的时候
需要人陪的时候
我会在^^
· · · Share
YunQin Teh, Wern Shan Lee and 3 others like this.






Thursday, 10 May 2012

不是你做得不好,是现实太过现实。

不是你做得不好,是现实太过现实。


看,又是背着书包的模样。
所处的时景却已不是那些天。
不是谁的错,是我们太简单。
让自己不知觉得自责起来。傻瓜。
抱着太多憧憬,换来只有伤害;
投入太多期许,取之而来仅有领悟。




有人告诉我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
''女生没有什么姐妹的啦,我们男生就有Brother.''
闻起来,很欠打,对不?
尔,却并非无稽之谈。




我们拥有的,是相同的倔强。
摊开双臂,吸一吸象牙塔的清新。
不管最终我有没有到第九座去,你还是要快乐。
你依然是最灿烂的。
你说过我是笑容很灿烂的女孩,我记得清楚。
我心深处,我的木头,
是最灿烂的木头。

不是你做得不好,是现实太过现实。
木头,你很好。
一直都是。
成长。





有一种沉默叫忘记。
过去总会心疼你的我,
却总忘了心疼那个已经伤了好深的自己。
是潜意识的执著,要自己坚持,要自己假装。
静下来,才发现,
原来枉费了
多少的时间多少的元气多少的心思多少的思绪。
值得,不值得。

久了,倦了。

那一刻,熟悉的陌生。
你的自尊心,我明了。
我的心寒,你察觉。
约定,我们记得。我们忘了。
时间,久了。
也许我们的表,滴答着不同的时间。
一次又一次。
我要的,是成熟。
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