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box

Friday, 27 July 2012

藤鞭鞭什么?


望着走廊上的那个小身躯,一双不停踱着且不着地的小脚丫,双手在跳动的身体两旁不停上下摇摆,嘴里,拼命以他咽喉里最极限的嗓音嚷喊着'' 不要!不要!不要!啊赫———''

可怜的小瓜,哭得呼天抢地,我看了无不感心酸。
撒谎,被教导他的院长处罚。撒何等谎言?隐瞒老师隔天有听写。后果,被狠狠地打,被凶凶地骂。


炎热的下午,我到楼下复印准备给孩子们''冲刺''国语的语法练习。我的班,真是无与伦比的特别。比别人调皮捣蛋百倍,玩耍比别人快和准千倍,考国语却由始至终要他们的小命。

这次考试,进步了一些些,可是我仔仔细细的深思熟虑,这些瓜,还是必须一直一直在这科对他们而言仿佛是外星科目的国文科下功夫。而我,也已经来到了使出浑身解数的境界,但是国语对他们来说,依然是两个字:很难。

这些二十后的新生代,就是缺乏上进心。心里只有一个概念:考不好,只是被打而已嘛。完完全全没有一丁点进取心,小小脑袋从来没出现过如:我的国语那么差,我要发奋把它搞好,我要多差字典,我要什么什么的小规划。没,有。

上一次的考试,我班的两位孩子,因为国文科考得太差,被院长狠狠地,打。骂。斥。鞭。
藤条落在他们皮肤上的刺痛,我似乎感受到。看不下去,当时我走开。

每每看见孩子犯错被鞭,我从开始到结束,无不心痛。尤其,很矛盾。即气愤他们的不知天高地厚,却不想他们被处罚。看见他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还有眼眸里的怨恨,我何不难受啊!

藤鞭,鞭的是什么?鞭了,真的奏效吗?
幼龄的孩子们,开心吗?


言归今天在楼下目睹的那一幕幕场景,我无可奈何。

一年级的小男孩,那么歇斯底里地哀求老师不要打他,不要叫警察来接他走。站在复印处的我听见他拒绝把手伸出来向藤鞭妥协,并哀求院长说:'' 不要,你打得很痛。'' 这孩子,有点勇气。有点气概。

院长假装吓唬他似的叫他从课室出去,让警察把说谎的他捉走。他每听见警察这个字眼,便大声地、歇斯底里地大喊''不要啊——''

心酸。

孩子被处罚,是院长的权威。但是,我发现的,是其他孩子的眼神,他们脸上的胆怯。其他孩子们的静谧。吓着的安静。经过那间''案发教室'',竟发现另两位老师的举动,似乎有点不妥当。再者,我更听见一把声音:''他假假的,都没有眼泪。''

我想,众目睽睽,这小小心灵,会完好无损吗?这个时候,一位女孩从课室里缓缓走出来,经过我身旁到洗手间去。回返时,她看着我。不像平时的她,脸上笑咪咪的模样了。我轻轻地问她:''吓着了?''抿着嘴,不语,徒步走回课室去。看着这样的情景,我也奈何呀!

藤鞭,到底鞭什么?

作为一名老师,我还是个初生之犊。藤鞭被我用的次数和力度,远不及涉足这行业数年的其他前辈来得频繁和用力。

只是,我常常深思的一个疑惑是:藤鞭,真的有用吗?藤鞭是交响乐团指挥领导的指挥棒那样具有影响力吗?还是,藤鞭,是铁扇公主的芭蕉扇,挥一挥,便可以挥去所犯的错误和陋习?

我想,我不会忘记,走廊上的那个小背影。


伦敦奥运,出发!



终于,今天体育版一角的奥运倒数栏,来到了[000天]。

伦敦奥运会,出发!

做好了准备,一想起这整个月,何时何刻扭开体育频道,必定可以观赏精彩刺激的体育赛事,忍俊不禁的笑起来。
而让我最憋气紧张的,当然非明日开跑的羽球项目莫属。八月五日的决赛圈,会是林李对决与否,还是个未知数。我只怕,半途杀出一条龙,斩断了我们国家的奥运摘金梦。



纵然,看奥运,除了注意奖牌榜和金牌榜,不能偏离的是国家代表们坚韧刻苦训练的奥运精神,运动员们背负的使命,仿佛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衣襟出征奥运。国人不能一味亟盼国家的雄虎们摘金,凯旋归来,而是要感谢他们,让我国在奥运会场上,挂上''辉煌条纹'' ,驰誉全球。



四年举办一次的奥运会,就如闰年宝宝一样的四年才过一次生日。我们一生中能看多少的奥运?下一届的奥运,想必我们定是在寒窗苦读。而运动员的体育生涯中,又有多少个奥运?今年的拿督打完奥运便挂拍,下一届的男单代表又会是何人?所以今年的奥运,我们要好好庆祝这个四年一次生日会。在伦敦举办的生日会。


270712,奥运来了,全村地球人,出发!
Let's Go, London Olympic!


Wednesday, 25 July 2012

我也喜欢你


今天的天空,有余温。


七月的这个星期,是孩子们的第三次学校评审。说真的,上个星期的我,特别的,凶。
平时对孩子们的严苛中渗透的是关爱和我潜移默化的豆腐心。可是,这几天的 ''策略'' ,仔细观察,真的奏效。
我相信,单纯的他们,察觉了老师的转变。
''怎么最近老师那么凶啊?''
我看出来,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告诉了我,这个疑问浮现在他们的脑髓里。

经历了今天,我发觉自己,很难去不爱孩子们。前阵子,孩子们大剌剌的跨越了我的底线。我动怒。一忍再忍。有时候,孩子们,的的确确,很死性子。好声好气劝说你乖别玩弄手上的汽水盖,等温习完英文书再来玩。换来的,却是:'' 哈拉哈拉,kap kap kap 。'' 什么态度 ? 常常心疼他读书累运动倦还特意跑下楼买瓶一百号给他喝,疼了却换来一肚子火。距离UPSR仅剩区区60天,他却一副死性子,得过且过。好啊,我kap。我不说你了。任你。不是要和这个小瓜计较,而是让他自我检讨。

我好气这些好命不知足的二十后新生代。那几天,我气得好凶。正逢测验星期,全班孩子无不乖乖遵从指示,温书。班上顿时换来难得的静谧。

但是,今天,我发现,他们的确常让我生气让我吐大血,可是让我欣慰的事儿,我忘不了。
原来,他们能让我舒畅。他们,给我成就感。


他的眼泪,我清楚。我捉着他的小手,告诉他:'' 老师知道你会feel bad,但是老师要你敢敢大声地念出来,才会让自己进步,才更加有信心!Be brave!''
我知道,他的眼泪,为什么夺眶而出。我知道,为什么他紧紧捉着手肘,不肯随我离开座位。我,知道。
但是,我要给他信心。在他心里的,是对华文的畏惧,对汉字的生疏,对自身的没信心。

听了我的话,他停止了眼泪。我拭干他脸颊上的泪水,带他重新回到教室里去。我告诉这孩子,男孩子,不能那么容易哭!

接下来的华文造句,他勇敢的朗读,声量越来越大声。我坐在他的身边,在每个中文单字每个词语的上头,一一写上注释,用英文和国文为他翻译。

放学时候,一如往常,我轻轻抚摸他的头,告诉他,我们已经完完全全把考试范围温习一遍了,所以明天考试时要对自己有信心!虽然考华语不能像考国语那样有把握,就把它当作是考其他科目的心情一样,就像考数学那样!要对自己有信心,be confident!

我知道,这孩子一直很听我的话。我要给他,信心。但是,慢慢的,我却想到不久后,我离开了,他的信心会否慢慢减弱。他来学院伊始,便由我带领。我会不舍,但我必须放下。这九岁的孩子,也必须成长。

忽然之间,我感觉自己对这孩子的心疼和用心, 似曾相似。

孩子,我喜欢你们。



曾经有位孩子,是我假期班里的孩子。学习程度很缓慢,写不出一个国文单字。家庭有问题的孩子。五月份的学校假期里教过她才一两堂课。八月份的学校假期,又碰到她。这次没有在我领导下,而是回到她自己的班去上课。可是,那两个礼拜,她常常守在我的教室门外,看着我。有次放学的时候,她突然钻来我身旁,捉住我的手,说:''老师,我很喜欢你叻!''缓缓的言语,也许道出了她的真心,她的孤寂。我讶异和愣怔,但是我感动。在教育界还是个新进职员的我,这是个莫名的鼓舞。

这阵子的确很倦很疲惫。但是,孩子们让我重新喜欢他们。让我重新认识我自己。也让我更加喜欢更加憧憬我的未来事业。即将离开,我知道,我会更珍惜。

我也喜欢你。=)

Tanusha,today



Dear Tanusha,



You have been there for a year.
I believe everything is fine over there.
Praying that you are doing well,always.
Miss you,friend.



Sincerely,
Iris
6 Atas Cengal








你是我,小心维护的梦




我胆小的对自己说  就是这样吗?
我是你夜里的太阳 
也是你影子里的悲伤
我问我这世界是否一如往常?
让我照耀你安息的时光

你是我 小心维护的梦
我疲倦的享受着
谁也无法代替你的光芒
我是我 一碰就碎的太阳
我热切的希望
能在消失之前得到信仰

我胆小的对自己说 就是这样吗?
我是你眼里的太阳
也是你镜子里的骄傲
我问我这世界是否一如往常?
需要我在拥挤午夜发光

你是我 小心维护的梦
我疲倦的享受着
谁也无法代替的孤傲

我是我 疲倦流浪的太阳
我热切的希望
能在消失之前得到信仰

你是我 小心维护的梦
我疲倦的享受着
谁也无法靠近的孤傲

我是我 疲倦流浪的太阳
无法为自己 无法为谁静止下来

我是我 一碰就碎的太阳
我热切的希望 能在消失之前
 得到 信仰


              陈绮贞——太阳



凝视窗外倒退的阳光
我听见这首歌曲
一字一言
渗入心坎

我热切的希望
能在消失之前
得到信仰




Tuesday, 17 July 2012

好冷




好冷,好冷。
好久了,
现在的我,
好冷。


Tuesday, 10 July 2012

I Can Do It !



Tell yourself,

 I Can Do It!
我可以的!

                                    ———— Mommy



Yes,I can ! 
  I will do my best !
  I can do the best !
I , pray.


追求的,执著的



这个夜
我真的  好怕
这样的感觉  久违了
紧紧捉住自己的拳头  心里不由自主地祈祷
键上的手指尖  稍抖着 
我害怕的是
错过

然而 我知道  我是被眷顾的
                     我是幸运的
因为 我没有错过
我把握了
我慢慢看见梦想

看见这朵朵白云的那个中午
心扉不禁打开了
我笑着  走着
我想起了
于是又于是 我朝迎面的挑战迈步
谁怕谁

看见那熟悉画面的那个晚上
眼眸忽然闪过一幕场景
我想我还记得
是巧合  是情节

这个早晨
我知道 我是幸运的
我知道 我会好好的
我相信 我可以的
我追求的   是坚持

我的执着  一直很执着


Friday, 6 July 2012

不知道















终于痛彻心扉的   哭。
眼泪簌簌扑下,竟是一个多月后的夜晚。
被牵动的悲悸。

是气愤的泪,是奈何的心。
每每难过时候会勾起的一段无奈。
是一个错误。

放下了的执著,
是我引颈期盼的释怀。

常常忘记所有片子中的结局,
却牢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部。
一幕幕桥段 ,一字字对白。

理智占据我一次次的冲动。
我的执著,依然执著。

对在乎的人,
我们回答了多少次的 '' 不知道。'' ?
 
'' 有。''
我记得那个回答。

领悟。
我们,会懂得。



一笑置之




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

我脑海里当下冒出了这句话。
平静。意料之中的事。一如往常,我平静的应对。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感谢那些潇洒的信口开河,让我早有心里准备。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看着一行行名不副实的文字,平静。
出其不意,我又何必在意?
一笑置之,我想我常常都是这样。


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

问心无愧,真心实意地奉献于孩子们。
善于用人才的将帅,必能礼贤下士。


前留三步好走,后留三步好行。

我执着于我的责任。秉持着的精神,众所周知。
欲以实在不是理由的理由打个不圆的圆场,
睁眼说瞎话,自打嘴巴,且越描越黑,唯独自求多福。


办教育,秉着的,永远是 
把爱的心灯拂拭,让它无休止地发光发热,
牵引学生共结善因缘,善果必丰硕。
办教育,永远不能只往金元宝的方向仰望。



一想起来,便觉面目可憎。倒胃口。



Tuesday, 3 July 2012

你可以输在起跑点 但是 绝对不能输在终点




距离我的梦想
不远了
我坚信
我听见了
刚刚  我听见了我的梦想
 
我相信
终究会等到那天
我真真正正绽放
我最自由的笑容
一颦一笑
为我的梦想而笑

那是我想要的
更是爱我的人儿们
盼望的 

你可以输在起跑点
但是 绝对不能输在终点

画家老哥:
怎么这个时候  
你的那句话会浮现在我脑海中
更好笑的 还是
我竟然想到
你那讨厌的  爱提高音量 爱刻意拉长尾韵的
'' 但是———— ''
真是我潜意识的幽默啊



无论走到哪里
哪一条道路
哪一片天穹
我依旧
向前方奔跑
我会  一直一直
飞驰
我想  我一直是这样

  12:09 
琴声陪伴文字
[江河水]的音律
仿佛告诉我:
你会的
你会畅怀的   笑



Sunday, 1 July 2012

呼吸七月的空气



七月的伊始
 六月的结束 
连续两天  雨点伴送的早晨
15:59   七月的下午  
回归了炎热的空气怀抱

人们有个潜意识的默契
每个月的第一天
会有莫名的期许
[七月 许愿更美好的一个月]

人们追求美好
美丽的期许
盼望日子给我们微笑
却忘了
对生活作出承诺

人生路途的旅程
我们走了多少
我们欣赏了多少
我们又奉献了多少

对自己 承诺吧
对生命 承诺吧

生命的意义 自己不去探索  没人替你探索
如果生命的一切都要等待他人的安排
那就只能度过一种不是自我生命的生命

这个七月
好多等待 
等着我去等待

我  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