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box

Saturday, 1 September 2012

在明天来临之前


 剪了一头短发,另一个新的路途。

明天之后,是另一个新的开始。不是大年初一,也不是结婚大喜日子。是人生另一个崭新的阶段。从婴儿到老人,间中的过程务必一一经过,没有人逃得了,只有做得好不好

恭喜声连绵不断,老师们叮咛好好照顾自己,努力读书,同时候享受大学生活。
嘱咐声从没间断,长辈们吩咐凡事小心警惕,是非当教育,赞美作警惕。

又回到了读书的浴缸,好享受好期待那种舒服滋润的感觉。长辈嘻笑调侃说,我可高兴了,因为读书是我的最爱。谈不上最爱,这是一个责任吧。我们必须履行的职责。

当我们都作鸟兽散,一切又是另一个开始。另一个开始,另一个终点。

明天之前的这些天,好好蕴藏在记忆里。每个人都在成长,每个人都在奋斗






朋友们的祝福,长辈们的关爱,师长们的叮咛,我装进了庞大的行李箱里。
明天之后,我开始履行,我的职责。

在明天来临之前,在飞机起飞之前,我想说:做了选择,就必须做到最好。

你们好好读书,你们好好加油。我也好好读书,好好加油。

拖着三十公斤的行李箱,我想说:

你,妳,您,你们,妳们,您们,再见! 谢谢!
Thanks for everything!

大懒宝的懒惰眼——她说



她说,我的博客没写关于她的故事,她不要看。

我还来得及,在明天之前,履行我的诺言。

每个人遇上不同的人,总会有着不一样的机遇,不一样的场景,不一样的感情。

踏入校园的第一天,在科学室里头,她坐在我的左手边。当时匆匆忙忙越过座位到另一组同学那儿。跑回来,听见她低估告诉我,那边也有一位同学也是刚刚转回来中六课程,看他心事重重。她过去发挥她的''关心''本领。当时候,她还指着那位同学,让我看。

到了班上,坐在她的后座。她常常转头来向我抛以她那楚楚可怜的眼神,总爱可爱的叫着我的名。还常常告诉我许许多多班上的大小事情,当然,八卦事居多。哈哈。

后来,我从她的斜后座,换过来她的正后座。聊的,自然也多了。

纵然,我们发现彼此'' 性格相似,想法一致'' 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是毕业之后。也许,一个人,一宗事故,一个性格,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她曾告诉我,认识的时间并不是那么长,但是许多事情和想法总是能很放心地告诉我。很老土的说,可能同样是金牛座的关系;逻辑的说,可能是志同道合的缘故。

'' 宝贝宝贝''。她总是这么无厘头的叫我。然后,答复她后,她却无故消失。待她回来的时候,就告诉你一句'' 想念你咯,不行啊''。这么可爱的一个她。

比起我,她更会动情。看着我的简讯,她会无故的泪盈,偶尔会无端想到以后我们俩会怎样的事情,就独自一人难过起来。她说,我们离她那么远。可是她忘了,我们一直在她的心里。我和大宝,一直都在。

她对我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因为我要离她到那么远的地方读书。但是她没有来料到,我一早把她放在行李箱里头。分道扬镳的我们,继续冲,嘿,记得要秉持像我们俩考数学试卷二时候那样的毅力!

明天,后天,大后天,一直一直,我还是会收到这样一封想念:宝贝









好好照顾自己,宝贝。今天以后,我有我的世界,你有你的世界,
但是我们拥有彼此不变的世界。


祝福你,宝贝大懒宝。